您的位置:[typepage:name]>圣女仙子的游戏

 圣女门相传是一个由美艳绝色的女子组成的门派,源自仙山飘渺峰,各个都

修炼仙功,身怀绝技。

她们的掌门是飘渺仙子——云梦瑶,乃是当今武林第一美人,年龄已经无从

知晓,只知道她永远是25,6的容貌,秀发如瀑布一般披肩而下,睫毛修长,

一双绝世的媚眼如含星光秋水,清澈明艳,让人看了无不心神荡漾,一身白衣胜

雪,在月华的笼罩下,她的仙躯仿佛透发着淡淡圣洁的光辉,白色衣裙随风拂动

,冰肌玉骨,在圣洁的霞光中,她是如此的出尘与高洁真如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广

寒仙子一般。

绝代佳人翩若惊鸿,似浮光掠影一般轻灵,如谪仙临尘一般飘逸,袅袅娜娜

而来,如同画卷中走出的仙子一般。

肤若凝脂,眸若秋水,琼鼻挺翘,红唇润泽,贝齿如玉,宛若那九天玄女降

临凡尘,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双唇虽未涂抹口红,但是

却鲜艳红润无比。

当她轻啓朱蠢,便能听到那温婉柔美天籁一般的声音,让男人感觉全身的骨

头都要酥掉一般。

就是那麽一位绝色美人,偏偏身怀旷世绝技,圣女们的绝世奇功——玉女决

,内力浑厚无比,身法轻功更是独步江湖,可以说无人能敌,让那些对她想入非

非的好色之徒悲叹不已。

3年前,圣女门在云梦瑶的带领一下,突然下山,插手武林之事,只用了短

短7天就铲除了武林如日中天的魔教「天一门」

名声大躁,成爲江湖上第一强大的门派,个大派无不尊崇有加。

「此次武林大会……主要是召集各路武林正道,同心协力铲除魔教分布在各

地的馀孽,以绝后患,如果诸位能够鼎立相助,实乃武林之福。」

云梦瑶一身白色薄纱的仙衣,曼妙玲珑的玉体若隐若现,穿着白色的长筒丝

袜和高跟鞋,让那些掌门看的如痴如醉。

「谨遵仙子号令……」

个大派掌门拱手答道。

「诸位掌门客气了,小女子并非武林盟主,各位不必如此多礼,诸位掌门,

小女子还有事在身,暂且告辞。」

云梦瑶媚笑着答道,然后带着一位红衣裙的美艳女子离开了。

衆掌门望着云梦瑶慢慢远去的婀娜背影,无不兴叹:「真乃仙女下凡……如

果能娶到此仙子爲妻真乃几辈子修来的艳福啊……」

「可惜啊,飘渺仙子乃世外高人,傲视武林,只怕沒有男人能入她的法眼呢

。」……几个时辰后,云梦瑶独自一人在一温泉中沐浴,在氤氲的香气中,云梦

瑶雪白凝脂般的肌肤带着晶莹的水珠从温泉中起身,宛如出水芙蓉,雪白的玉乳

高挺饱满,蜂腰纤细,美腿修长,将一个在暗中偷看的少年看的鼻血流了出来。

「简直是仙子出浴……美呆了……」

那少年16,7岁的样子,一头披肩长发,面容美丽清秀,穿着一身白衣好

像女子一般纤瘦,到云梦瑶那曼妙绝色的胴体当即把持不住,裤裆高高的鼓胀无

比。

云梦瑶将挂在树枝上的白色薄纱仙衣披在身上,穿上了诱人的白色丝袜,突

然周围跃下好多蒙面女子,手�拿着绳子和兵器。

爲首的一个是个红衣女子,带着红色的面纱,媚眼半闭,身穿一身低胸露背

的薄纱高叉长裙和红色丝袜,也是一个绝色美人。

「来者何人?竟敢打扰本仙子沐浴?」

云梦瑶回过头,酥肩半露,媚笑着问道。

「呵呵呵,好一只出水芙蓉,我乃此地的采花仙子雪红艳,你既然在本仙子

的地盘擅自洗澡,那你的人就归本仙子所有了。」

雪红艳拿着手�的绳子媚笑着说道。

「采花仙子?……这采花还有仙子吗?……你若想对本仙子无礼,休怪本仙

子手下无情呢。」

云梦瑶媚笑着答道。

「呵呵呵,这温泉中早已被本仙子下了十香散工粉,你的功力已经不剩一成

了。」

雪红艳得意的说道。

「来啊,把她捆起来!!」

雪红艳飞跃而起抛出手中的绳子,云梦瑶闪身一朵,旋转着曼妙的身子在半

空中和雪红艳交错来回,好像跳舞一般的绚丽,不时对上几掌,周围的女子也纷

纷用绳子朝云梦瑶卷去,将云梦瑶的身子团团捆住,双手反捆在背后,双腿并拢

着缠绕在一起。

「呵呵,被我的擒凤丝捆住的女人,是无法挣脱的,束手就擒吧。」

雪红艳得意的笑道,一扯绳子,将云梦瑶拉到怀中,两个美人玉乳相对,挤

压到一起。

「嗯?……」

云梦瑶呻吟一声,媚笑着用玉腿点地,带着雪红艳高高跃起,扭动挣扎着,

但是因爲身子被绳子层层捆住,最后被雪红艳抱住落到地上,周围的女人一拥而

上,用绳子紧紧勒住云梦瑶性感的身子,朝旁边紧勒,然后由雪红艳将她双手反

吊在背后紧密的捆绑起来,将她双腿并拢,一道道捆死。

「嗯?……大胆采花女贼,还不放开本仙子……不怕本仙子恢复后用神功把

你震的尸骨不存吗?」

云梦瑶一边挣扎着,一边媚笑着问道。

「被捆成这样,你还敢嘴硬?看本小姐怎麽收拾你这个仙子∼」

雪红艳媚笑着将云梦瑶一下四马攒蹄捆做一团,修长的白丝美腿紧紧贴着后

脑吊起,挂在树枝上,然后拿出皮鞭,对着云梦瑶凝脂般雪白的翘臀和酥胸就是

一阵鞭打。

「啪啪啪!!」

「嗯?!啊?!噢?!」

云梦瑶被鞭子抽的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鞭痕,半闭着媚眼张开绯红的

双唇呻吟起来,那呻吟声娇媚酥骨简直如绝顶的春药一般,听的那少年唿吸急促

,面红耳赤,直接握着听挺起的肉棒洩了身子。

「哼,如何啊?本仙子皮鞭的滋味?」

雪红艳用手抚摸着云梦瑶抖动的雪白酥胸,媚笑着问道。

「哼,区区皮鞭,就如瘙痒一般,你这采花女贼,还有什麽本事盡管使出来

好了∼本仙子倒要看看,你能把本仙子如何?」

云梦瑶仰起头,媚笑着答道。

「好啊,这可是你自找的……看本仙子这就采了你这朵娇花∼」

雪红艳笑着将一团丝袜塞进了云梦瑶的嘴中,然后伸出纤细的手指,直戳进

云梦瑶的幽秘之处撩拨起来。

「呜嗯?!嗯?!……嗯!」

云梦瑶媚眼如丝,不停的呜呜呻吟,雪白的娇躯在半空中不停的扭动着。

「本仙子的手段如何啊?呵呵呵∼」

雪红艳媚笑着急促的用手指在云梦瑶的花心勐插,捏着云梦瑶的雪白玉乳张

开双唇含在嘴中轻轻咬着。

「嗯?!……」

雪红艳深吸了几口云梦瑶的乳房,舔着双唇,将手指从云梦瑶的蜜穴抽出,

带出几丝蜜液。

「呵呵,你这仙子分明如此淫荡,本小姐才拨弄了几下就已经湿成这样,看

本小姐这就办了你∼」

雪红艳媚笑着掀起长裙,露出下体如男人一般勃起的肉棒。

这把偷看的少年惊的说不出话,明明是如此美艳的女人,居然有男人的东西

?沒等他反应过来,雪红艳已经将肉棒插入云梦瑶的蜜穴中捏着她抖动的酥胸不

停的勐插起来。

「嗯嗯嗯呜呜呜?!」

云梦瑶被插的浪叫连连,嘴�咬着丝袜团仰起头扭动着雪白的娇躯挣扎着。

「你这骚浪的仙子,看本小姐把你的骚穴插的蜜液横流如何啊?!」

雪红艳自己也兴奋的娇喘着,越插越厉害,最后扑哧几下,居然真如男人一

般,将大量磙烫的精液射进了云梦瑶的蜜穴中,从她扭动的雪白大腿间不断飞溅

而出留到地上。

「来人,好好伺候这位仙子。」

雪红艳强奸完云梦瑶之后,一脸满足的神色,将肉棒从云梦瑶留着精液的蜜

穴中拔出,那些女子就手拿皮鞭,不停的轮流对云梦瑶一阵阵的抽打起来,还专

门对着她刚被揉捏过和插过的乳头和蜜穴抽打。

「啪啪啪!!」

「呜呜呜?!!」

云梦瑶被抽的半闭着媚眼娇叫连连,在半空中扭动着。

这幕活春宫被那少年看在眼�,全身血脉喷张,肉棒不停的射了好几次,双

颊绯红。

一直过了几个时辰,云梦瑶被那些女子抽的浑身都是绯红的鞭痕,尤其是乳

晕和蜜穴和雪白的翘臀上密集无比,娇喘着呻吟着。

那些女子也许是累了,丢下被吊在树枝上四马攒蹄的云梦瑶,嬉笑着四下离

去。

过了一会,那少年见四下沒人,悄悄的从隐藏的山石后爬了出来。

「呜?」

云梦瑶看见有人突然出来,似乎吃惊不小,一双勾魂媚眼直勾勾的看着那少

年。

「嘘……姐姐莫惊,我是来救你的……」

那少年小心的来到她身下,擡头一看,就见云梦瑶的雪白巨乳正对着自己的

脸,当即双颊一阵绯红。

「我……这就帮姐姐解开……」

那少年扭过头,开始帮云梦瑶解绳子。

不一会,云梦瑶被从半空中放了下来,手脚连接的绳子被解开,现在她被捆

的如肉粽一般,温香软玉的躺在少年的怀中,她娇喘的气息,氤氲的体香,扭动

的美腿和雪白到晃眼的玉乳看的那少年根本把持不住,用手按着下体拼命的克制

,那窘态看的云梦瑶忍不住偷笑起来,只是嘴巴被塞住,笑不出声。

「对不起……姐姐,这就解开。」

少年方寸大乱,笨手笨脚的解了半天才帮云梦瑶解开双腿和双手的绳子,云

梦瑶自己扯送胳膊上的绳子,然后用手指抠出了口中的丝袜团。

「姐姐,你沒事吧?」

少年看着云梦瑶晃眼的身子,小声问道。

「沒事……谢谢你出手相助……怎麽,恩公,你的脸色那麽红,是身体不舒

服吗?」

云梦瑶故意媚声问道。

「这……这……」

「那便是了?……」

云梦瑶的媚眼看的那少年根本不敢正视,被云梦瑶用手捏着下巴将脸扳过来

「呵呵,好生俊俏秀气的少年,你叫什麽名字?怎麽会在这�?」

云梦瑶笑着问道。

「我叫……林怡,原本是大户人家的公子,被仇家追杀不得不在此躲避,已

经有……几个月了……」

林怡小声答道。

「仇家?是谁?说出来让姐姐听听?」

云梦瑶笑着问道。

「那……我不知道……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的家人全死了,我一个人跑到这

躲了起来……」

林怡惊恐的说道。

「真可怜,来,让姐姐抱抱∼」

云梦瑶媚笑着,红唇翕动,她那柔媚酥骨的声音让人根本无法拒绝,她那对

雪白的巨乳紧紧贴在林怡的脸上,闷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姐姐?!……啊?!……別……我喘不过气了……」

林怡在云梦瑶的双乳间挣扎着说道。

这时候雪红艳独自一人拿着绳子和鞭子走了过来,突然看见云梦瑶已经解开

绳子抱着一个陌生的少年正对着她。

雪红艳的眼�露出诧异的神色。

云梦瑶擡头看着雪红艳,对她使了个眼色微微一笑。

雪红艳便点了点头闪到了一边。

「林怡,你听好,待会那采花女贼还会回来蹂躏我,我们一起设计把她抓住

可好?」

云梦瑶笑着问道。

「好啊,姐姐有何妙计……只是我听到姐姐中了毒,似乎武功盡失,而我…

…」

「沒关系,区区一个采花女贼,姐姐自有办法对付……来……」

云梦瑶附在林怡耳边说道。

「嗯……」

两人耳语时,云梦瑶又对探头出来的雪红艳使了个眼色,雪红艳微笑着心领

神会,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走了过来。

「她来了……」

云梦瑶带着林怡躲在树后,看着雪红艳来到刚才她被吊着的树枝前。

「嗯?!人哪去了?她怎麽可能挣脱这绳子……」

雪红艳装作奇怪的问道。

云梦瑶和林怡突然从树后闪出,云梦瑶用手捂住了雪红艳的嘴巴,扭住了她

的双手,而林怡则抱住了她的双腿,两个人将她按倒在地,然后用绳子捆绑起来

「呜呜呜?!」

雪红艳一边挣扎着,一边被绳子慢慢捆成一团,最后嘴�被塞进了云梦瑶含

过的丝袜团,被扛到了树后。

「呜呜!!」

雪红艳媚眼圆瞪着两人,脸上面纱被云梦瑶扯开,露出一副国色天香的美艳

面容。

「好一个采花女贼,也是个绝色尤物呢……方才如此欺负凌辱与本仙子,本

仙子要好好的报复你。」

云梦瑶媚笑着说道。

「林怡,方才姐姐被她轻薄凌辱你也看在眼�,可惜姐姐沒有她那样的东西

,就请你来代劳替姐姐好好教训她好了。」

云梦瑶扭头媚笑着对林怡说道。

「我?」

「对,想必你还是处男之身,正好用这采花女贼姐姐来让你成爲男人好了,

来吧」

云梦瑶伸手摸向林怡的腰间,将他推到雪红艳的面前,只见雪红艳睫毛修长

低垂而下,媚眼瞪的很圆,鼻子高挺,一双雪白巨乳在红色的低胸薄纱下唿之欲

出,身材曼妙,红丝美腿更是被绳子勒的曲缐闭露,看的林怡直吞口水。

「来啊……对这种卑鄙淫荡的女人不必怜香惜玉……爲姐姐报仇啊……」

云梦瑶说着说着自己好像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而雪红艳更是一脸媚笑着用挑

逗的眼神看着林怡。

「我……」

「怎麽,裤裆都鼓成这样了,別告诉我姐姐你不想哦∼好色,可是男人的天

性∼你不必害羞∼」

云梦瑶笑着慢慢帮林怡脱下了裤子,露出他胯下大的惊人的肉棒。

「好!……」

林怡似乎终于被本能战胜了理智,被两个绝色美人撩拨了太久的春心一下爆

发,突然扑到了雪红艳的身上,抱住她从后面将肉棒插进她的蜜穴中一阵狂插。

「嗯呜呜呜?!嗯嗯嗯?!!」

雪红艳被插的不停的呻吟,林怡那突然爆发的狂野粗蛮的强奸动作,让两人

吃了一惊。

「呵呵,这就对了……做的好……」

云梦瑶子一边媚笑着拿起皮鞭。

「你这采花女贼,竟敢玷污本仙子的身子,本仙子这就责罚于你,看你以后

还敢不敢作恶!」

云梦瑶媚笑着捏着雪红艳的雪白奶子,用鞭子狠狠的抽了下去。

「呜呜呜?!!」……几个时辰后「将她带到这�,应该不会被她的手下追

上了。」

在一处隐秘的山庄之中,云梦瑶看着床上躺着的被堵着嘴浑身紧缚四马攒蹄

,蜜穴中还流着精液的雪红艳说道。

「相比公子也累了……不如先去洗个澡如何,旁边的房子就是沐浴所在。」

云梦瑶拉着林怡的手,指着旁边冒出热气的房间。

「好的,我这就去……姐姐,我马上回来,你自己小心。」

「放心吧,那女淫贼被捆成这样是无法挣脱的,不必担心。」

云梦瑶笑着目送林怡进了浴室,然后回身来到床边坐下,掏出了雪红艳嘴�

的丝袜。

「啊……梦瑶姐……你这戏演的……哪出啊……」

雪红艳媚笑着问道。

「哼,你还有脸问我,好个采花仙子,亏你编的出来……」

云梦瑶用手指戳了戳雪红艳的脸蛋笑道。

「梦瑶姐,你这玩了那麽多次,一会女强盗,一会女绑匪,一会邪教妖女,

小女子实在编不出那麽多名头了,所以幹脆直接上去捆了便是。」

雪红艳吐了吐舌头笑道。

「还敢贫嘴……信不信我让那少年回来教他几招,把你玩的欲仙欲死?」

云梦瑶媚笑着问道。

「哈哈,就这少年?姐姐你是怎麽碰到他的,完全还是个雏呢……虽然天赋

异禀,但是毫无经验,刚才凌辱妹妹的时候,妹妹分明被绳子捆住还堵了嘴,结

果到后面反倒像是妹妹在凌辱他一样,笑死人了。」

雪红艳笑道。

「嘘小声点,別被他听见。」

云梦瑶笑道。

「他说是逃避仇家追杀,躲藏在山谷之中无意中撞见我们,我看他容姿脱俗

秀丽,应该是来自出身不错的人家,他以爲我真被你这采花女贼抓住凌辱,才出

手相救呢。」

「哈哈哈,那麽烂的戏都能骗过,还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啊……姐姐打

算怎麽处置他?万一从他嘴�洩露出武林万人敬仰的圣女掌门飘渺仙子有这种不

堪的嗜好,那可就……嘿嘿∼」

雪红艳笑着问道。

「难道要杀他灭口吗?……」

云梦瑶笑着说道。

「怎麽,姐姐你舍不得?定是那少年器物硕大又长的好看,让姐姐起了色心

吧?」

「去,再贫嘴我就把你的嘴巴堵上,我见这少年身世可怜,而且确实不能让

他把我的秘密洩露出去,所以这戏还得演下去……正好还能暗中茶房魔教在民间

的秘密据点。「「姐姐你到是说说还怎麽演啊……妹妹也觉得挺好玩的……不过

真怕一不小心,把这少年郎玩死了∼」

雪红艳笑道。

「你听好……我们这样……」

雪红艳听了云梦瑶的耳语,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

片刻之后,林怡洗完澡,披着白色的浴巾回到了房间,脸上的污物被洗幹净

以后,露出光洁白皙的肌肤,显得越发清秀动人了。

「姐姐……我洗完了,但是……好像沒有衣服可以……」

「呵呵呵,林怡弟弟明明是男孩,却有一副女人般清秀的容貌,来……姐姐

这有很多衣服……」

云梦瑶笑着说道。

「不,那是女人的衣服……」

「別害羞,这�就我们3个人,沒人看见的,难道你想光着身子走来走去吗

?」

云梦瑶媚笑着,已经拉住了林怡的手,不由分说把他按在梳妆台前,帮他梳

理了长发,插上发簪,系上丝带,然后替她穿上了一身白色的无袖紧身露背束颈

短裙和白色丝袜,戴上了耳环,画了淡妆,面对镜子�妩媚动人的自己,林怡惊

呆了。

「好……好美……」

「呵呵,姐姐看你是生错了胎,明明是女孩子却得了男孩的身子……看,多

漂亮……」

云梦瑶双手搭在林怡的肩膀上,媚笑着在他耳边说道,那氤氲的体香和酥媚

的声音听的林怡春心荡漾。

「那麽……该好好责罚这个女淫贼了。」

云梦瑶回头走到�屋,看着被四马攒蹄吊在半空中重新堵了嘴的雪红艳。

「呜呜?!」

「女淫贼你听着,本仙子念你年纪轻轻,给你一次悔过的机会,你若是能洗

心革面从此以后跟随本仙子,本仙子就饶你一命,如何?」

「哼?!」

雪红艳不屑的扭过头。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呢,林怡,你来……」

云梦瑶将鞭子交到林怡手中,媚笑着对他说道。

「用这鞭子狠狠的教训这女淫贼,抽到她服软爲止。」

「这……「「怎麽,之前她是怎麽抽姐姐的,你也看到了,难道你不愿意爲

姐姐报仇吗?」

云梦瑶捏着林怡的俏脸下巴笑着问道。

「愿……愿意……」

林怡双颊绯红,小声答道,慢慢举起了皮鞭。

「对着她的身子抽下去!」

云梦瑶说道。

「啪!!!」……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